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黑夜》(初富衍生)


2015.7.2

 

    走了这么久,阿富也累了。

    他在想,若是当初师父没有救他,自己也没有求着他做他徒弟,他应该没有现在的生活。当然,应该也没有这么累。

有些事一旦涉足,就容不得你脱身,他明白。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是没法脱身,还是舍不得脱身。

 

乔正初站在窗前,夜越来越深,眉头紧锁。臭小子还不回来。

转身,空荡荡的房子,佣人热了一次又一次的饭菜。

“下去吧。”

“是,乔先生。”

他落座,尝了一口煲的汤,紧锁的眉头略微一松,脑子里跳出来那小子煲好了汤兴奋地盛给他喝的样子。起身,又回到窗前。一声长叹。

 

阿富游游荡荡,像是做梦,却又偏偏经过的尽是师父带他来的地方。师父待他好,他知。只是这样的好他又读出另一番味道来,却也不讨厌。他不懂了。

他和师父一起打球的球场被漫长而深邃的黑夜笼罩着,可他又看得见那天他们一起流的汗,听得见他们说的话,父子一样的两人,勾肩搭背,眼睛因为开心的笑而成了一条缝。然后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回忆这头的他早就笑红了眼。

阿富坐在长椅上,仰着身子看着漆黑的天。这像师父的眼,他想。

 

红酒在精致的高脚杯里摇晃,明亮的灯光照下来,背对着的人一动不动,等的人还没有回来。

 

钥匙插入孔中,咔嚓。门开了。

窗前的人转身,似笑非笑。

门前的人迈脚,进屋,关门。余光看到了桌上的饭菜。

抬眼,“对不起师父,我回来晚了,不如给你煲汤?”咧开嘴笑着,忠犬一样的眼神,眼里也只有他。

他也笑,转了转手里的红酒杯,“嗯。”

 

起风,厚重的云层散开来,今晚是满月啊。阿富穿着睡衣趴在窗台上,湿漉漉的头发搭在额前。

 

像黑夜一样厚重的爱,勾起的嘴角,温柔的月光。

晨昏交替,高一点的天空尚是繁星,天地相交处是光明。

乔正初彻夜未眠,却也没有多少疲乏,说是因为阿富煲的汤太好味,其实根本就是为的失而复得的那个人。

 

“师父,这么早。”阿富打开房门,见到的便是也正开房门的乔正初。笑。

“你不是一样,睡得还好?”见到这个人就不自觉地笑。

“哦,很好。”阿富挠头,乖乖巧巧地答。

二目相对,彼此心照不宣。

 

“早餐后一起去爬山?”阿富没有抬头,脸红到了耳根。

乔正初顿了顿,抬眼看了看他,“好啊,正好我今天放假。”

 

乔正初没问阿富为什么,但是他知道原因。

乔正初也知道,他要找到钥匙了。

 

这样的天气正适合爬山,没有烈日,却也不是雨天,总不至于太热或是遇上暴雨,扫兴而归。

阿富很精神,总会在更远的地方等着落后的乔正初,有时也会同他开玩笑,催促他快一点。

“你年轻很多,我比不过你。”乔正初喘着气,笑着看着走在前面的阿富。

“你是我师父啊,好多地方好过我的,”阿富停下,转过身,等着乔正初追到他身旁,“不过爬山除外。”他说着便开始笑,转过身继续走。

乔正初没有追上去,他站在原地,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阿富时对他说的话,“要不想别人望住你,就要先望著别人”。明明是他教会阿富这些的,明明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孩子就很中意他,希望他自信希望他好的。可是就像现在,自己站在后面看着他越来越自信,努力往前走,将来有一天他也要放手,承认他已经足够优秀,站在一旁看着他一个人往前走。这个瞬间他觉得后悔了,如果他一直是以前那个“生人勿近”的阿富,那他应该就可以一直和他一起,也没有理由放他走。

 

只是哪有那么多如果,事情开始了,也就必然有一个结局。

 

爬完山,天已经黑了。晚餐时阿富就觉得困,所以回了家,匆匆洗了澡便倒在了床上。

乔正初饮完了最后一口红酒,也回了房间。关灯靠在床头,反反复复地想着上午的那个如果,越想越困,终究也拖了被子入睡。他没有力气再想如果了,现在这样,他也要知道知足。

 

菲律宾初夏的夜晚零零星星有了蝉鸣,微风扰得窗外的树枝摇摇晃晃,影子映在熟睡者的脸上,忽明忽暗。

梦里无忧。

 

 

——————————end————————————

评论
热度(7)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