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不必说话

    阿富从来没恨过乔正初。

    “还有你,你也是一个废物,以后不要在别人面前讲我是你师父。”

    他只是恨自己当初太信任他,恨自己没有拉乔正初一把。

乔正初坐牢已经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忘记他。当初无论怎么努力也没能逃出这份感情,那么以后当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忘记。

 

“阿初说他在里面表现良好,有可能会减刑提前放他出来。”阿畅给五号桌的客人送完半打啤酒,一屁股坐在阿富身边的椅子上。这几年两兄弟把海滩烧烤的生意越做越火,每天生意好到忙不过来。

阿富没说话,继续在做自己的事,只是当哥的知道他的注意力早就在自己的话上了。

“他坐牢这几年你都没去看过他,不想他?”阿畅问的很小心。

手里的动作停下,舌头舔了舔嘴唇,“递我杯水。”眯着眼看着不远处的海。

水递到了手上,咕咚咕咚喝下一大半。末了终于开口。

“他出来了我跟你去接他。”放下水杯,继续做手上的事。

阿畅看着他,扬了扬嘴角,便又去给客人送啤酒。

 

高墙和铁门。

“阿初!”阿畅看见他,站在马路对面的车旁朝他招手。

乔正初也看见了他,笑了笑,朝对面走去。

阿富从车里钻了出来。

乔正初的笑僵在脸上,有些不自然。阿富却先开了口,“师父。”带上标志的干净的笑。

“嗯,好久不见你了,晒黑了。”

“还不是跟着我成天在海边做事,不过看起来比白的时候壮了,不怕人欺负。”阿畅接过乔正初手里的包,替他开了车门。

“师父我们直接去店里,给你接风洗尘。”阿富扣好安全带,扭头对后排的乔正初说着。

“好啊,你们安排。”乔正初笑答。

 

为了今晚的相聚,店里没有营业。

“好久没一起吃火锅了,今晚吃够啊!”阿富把三个酒杯里都倒满了酒。

“你很奇怪,坐烧烤店里又让我们吃火锅。”乔正初笑着看向阿富,“不过只有我们三个人吗?”

“女人哪里懂男人的世界啊,我们三个吃就行了,还可以好好聊聊天。”阿畅一脸的嫌弃,“来来来,自己动手吃个痛快!”

 

阿畅喝醉了,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把他弄回了店里。

喘气的间隙,两人对望了一眼。阿富走了出去。

 

“怎么样,以后准备干什么。”阿富坐在了沙滩上,他知道乔正初跟在身后。

乔正初笑出声,走到他身边坐下,“没想好,走一步算一步,想现在你们这里帮个手,不介意吧?”

阿富转过头看着他,只是笑。

乔正初也看着他,却笑不出来了。

他看不懂了,自己坐牢的日子里,阿富从来没探望过他,他想他是恨他的。可是现在见到阿富,他却还是那副干净的样子,对着自己笑。不设防备的笑。那么阿富,为什么我看不懂你的心了呢。乔正初有些想哭。

时间这么久,心里的少年还是那个样子,现在的样子。他不忍心回来,因为他自知,他的回来是自己的劫,还是心里那个少年的劫。

 

夜里的风徐徐地吹,蝉鸣阵阵。

如果我们还是以前的我们,现在这样该有多好。阿富想。

“你有没有恨过我。”乔正初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问出这个问题花光了他肺里的所有氧。

笑,看着他。

阿富只做了这两件事。

“如果不是我,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乔正初的语气里有些自责,阿富知道。

“如果不是你,我的前途甚至不会开始。”笑,看着他。

“我只是狠当初太信任你,恨自己当初没有拉你一把。”他在压抑自己的情感,从嘴里憋出一个个字。

只是字字都打在乔正初心上。

 

“师父要我去做什么,我都会去做。”

“我会永远支持师父。”

乔正初记得当年这些话,从现在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少年嘴里说出来的这些话。

如果我们还是以前的我们,现在这样还有多好。乔正初想。

“但是现在,我也不后悔,”阿富振作了一下,“我现在还是会一样地相信你,师父。”

 

阿富起身往回走。

乔正初追了上去,挡住了阿富的路,“你信我,只是师徒的信我吗?”

乔正初的额前有细细的汗珠,他也不知道是否因为初夏的夜晚太热。

阿富抬手,替他擦掉了快要淌到眼里的一滴汗。

然后,笑,看着他。

 

今晚的月亮很美。

 

 

 

 

——————————end————————————

评论
热度(3)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