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我只是怕美梦

 七月的天很热。像现在这样的深夜,亦是如此。

    在没有空调的出租屋里睡到半夜热得醒来,我选择出门逛逛。

不是我害怕噩梦,我是个胆大的人。

 

凌晨的主街道依旧灯火通明,只是稀少的行人让这条街少了一些白昼的忙碌,还有华灯初上时的繁荣。

我沿着这条通城河走,河是它的名字,臭水沟是它的本质。这样的天气里更是让人嫌弃不已。

我偶尔会遇见喝得烂醉的夜青,男男女女勾肩搭背。我很讨厌这些不务正业四处鬼混的年轻人。在离一群趴在长椅旁呕吐不止的夜青不远处,我拐进了一条小巷。

我从未来过这样狭窄破烂弥漫着莫名臭气的小巷。可是它却无比热闹,不同于主街道此时孤独的热闹,小巷里人来人往,灯红酒绿。

它热情地招呼我,哪怕我不是个男人。店铺密密麻麻,门前的女人花枝招展,或者可以说衣冠不整,离开的男人油光满面。彼此拉拉扯扯,好似相别的恋人依依不舍。

某种程度上他们只是男人的单相思。男人为了寻欢作乐,挑选合眼缘的一夜情人;女人为了钱,也只是为了钱。装作和顾客情投意合,还来维持生计的钱财,在她们的思想里,何尝不可。

昏暗而带有明显挑逗的灯光晃的我眼疼,我逃出了那个小巷。

 

我不知道时间,摇摇晃晃到了黎明。高楼大厦充斥着整座城市,我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山坡,双臂环着膝盖坐在那里,等待太阳爬过地平线。

我是个外来者,头一次我可以在这个忙碌的城市里安安静静地坐下来,等待一次美妙的日出。

天地交接的地方,光明正在反噬着黑暗,太阳一点点爬过清晰的地平线,金色的阳光快要普照整座城市,黑夜将彻底离开。想到这些,我感到轻松与快乐,走了一夜,我很累了,人们陆续起床,再次开始新的一天和新的挑战,我也该睡了。

我倒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笑着闭上了眼睛。

 

“叮铃铃……”闷热的出租屋里我一把抓住闹钟扔在了地上,迷糊地从床上坐起来,哀嚎一声,然后下床洗漱,穿上廉价的西装,提着公文包,在楼下的推车小贩处买了早饭急急忙忙赶往公司。

 

我不害怕噩梦,我只是怕美梦。


评论
热度(2)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