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师徒(初富)

师徒(初富)

警告:阿富略黑化

提示:原剧背景,肆意脑洞

 

——————————————————————————————

 

 

“众多世界名手角逐本届扑克牌大赛金奖 奥力斯原CEO得意门生或系有力竞争手”

乔正初正在牢里,当他看到今天的报纸头条时,目光里琢磨不透的冷。报纸上刊登的少年采访时的照片,身着着合体的西装,目光炯炯有神,或者可以说他意气风发。乔正初已经很难再在他的身上看见当初那个脏兮兮整天怕生人的阿富的样子。

现在的他倒是颇有几分自己当年的样子。乔正初慢慢地扬了扬嘴角。

他不知道他是否该替他高兴。

作为师父。

 

阿富来看他的时候是一周后。

他们之间隔着玻璃,拿着电话筒,看向对方。

“师父在里面可还住的习惯?”

“还不错,多谢关心。”

“阿畅准你继续玩牌?”乔正初酝酿了这么久,最终问出口。

“是师父你教我玩牌技巧,还告诉我,有时候为了赢,也要使用一些非常手段。”阿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为什么继续玩牌?是因为我之前利用你,现在想要报复我?”乔正初自始至终都保持着脸上的笑。

“那么师父你觉得我会报复你什么呢?”恰到好处的笑,握着听筒的右手,指节处泛青。

挂掉听筒,离开。

乔正初满脸的笑才慢慢消失,变得冷峻阴沉。

刚才与他谈话的少年语气里带着十足的陌生。曾经可以一眼望见底的清潭现在搅得泥水混合,再难看清。

这关他乔正初的事。

 

阿富在踏出监狱大门的瞬间,构造好的一切仇恨崩塌得一塌糊涂。

紧握的拳头砸在水泥墙上。双唇紧闭。

但又在片刻之后松懈,黯淡下来的神色并没有之前恶狠狠的样子。

是故意装出那般给乔正初看,还是在看到乔正初以后被打回原形,阿富不想想。

 

因为他早就知道答案。

在乔正初问他是否因为恨他而继续玩牌的时候。

 

他就是恨他。

也就没有想过做回以前的阿富。

做回去然后再被他利用?

这不是阿富想要的。

阿富想要做什么,齐欢畅也没办法阻止他。

 

乔正初坐在椅子上,“你既然这么恨我,为何还称我师父?”

黑暗中阿富看不见乔正初的脸,听觉变得更加灵敏。

阿富笑了笑,“不是常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是吗?还是你于心不忍?”

“是吗?”

“因为你我,并不只是师徒,不是吗?”他步步紧逼,对面的少年额上冒汗。

乔正初起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滚烫的呼吸打在阿富的脸上。他离的太近。

他完全没办法挣脱紧抓着他的手。

“难道你说是就是?”他在抵抗。抵抗另一个自己。

“你难道忘了你当初有多温顺,多听我话?这种事你不能忘,否则你怎么还有脸恨我?”

阿富看不见乔正初的表情,可是他感觉的到他在笑。他是笑着说出这些话的。

笑,只代表着这把刀能插得更深。

 

阿富醒来时,枕头已经被汗浸湿。

 

今天他要和一个日本人争决赛的最后一个出线机会。

阿富此时正坐在休息室里,整理自己的衣服。

镜子里面呈现出来的是一位衣衫整洁,相貌堂堂并且还是这次扑克牌大赛金奖竞争者之一的有为青年。

阿富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曾经迷茫的眼睛现在充满傲气,埋首低头躲躲闪闪的样子也被昂首挺胸取而代之。阿富感到宽慰。

然后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乔正初的影子。

乔正初在帮他扣上领结。

乔正初拍拍他的肩告诉他放轻松。

乔正初对着他笑。

他看向乔正初的眼神不只是对师父的崇拜。

 

他慌了神。再看向镜子时却又什么都没有。

 

阿富应对这个日本选手游刃有余。天才的底子,再加上乔正初曾经的栽培,阿富没有输的理由。

他也的确没有输。

 

“怎么样,我让你失望了吗?”阿富坐在玻璃这一面,右手拿着听筒。

“为什么这么想,我替你高兴。”乔正初坐在玻璃另一面,右手拿着听筒。

“以前被你利用的衰仔,现在进了决赛,不应该失望吗?”阿富轻蔑地看着乔正初。

“既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那么是你一天的师父,就该为你的成就感到高兴。”乔正初换了一只手拿着听筒。

阿富的目光突然发狠,“你怎么知道?”

乔正初被问的不明就里,“知道什么?”

挂掉听筒,离开。

 

“不是常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是吗?还是你于心不忍?”

 

最后一场比赛。

 

决赛刚开始的时候阿富赢得有些难,他有些难以集中精力。

但是阿富也不会让无关比赛的事影响到他的发挥。

乔正初也不可以。

阿富赢了这场比赛,外界看来的一匹黑马,阿富却觉得理所应当。他会记牌,赢又有什么难的呢。

 

“恭喜你。”这次乔正初没等阿富问他是否失望了,就先开了口。

阿富笑了笑,“多谢。”

“擅飞的鸟不能总关在方寸的笼子里。”乔正初看着阿富的眼睛。

“我并没有被关在笼子里,我正在一个属于我的世界里翱翔。”阿富迎上他的目光。

“但是你的心一样被锁住了。”乔正初俏皮似的歪了一下脑袋。

“是吗?我没有。”阿富嘴角的笑已经挂不住了。

“你的心锁没锁住,我最清楚。”乔正初直了直身子。

挂掉听筒,离开。

阿富走的时候眼睛发红。

阿富走的时候乔正初的脸像冰一样寒气凌人。

 

你的心被锁在我这里了。

 

“不是常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是吗?还是你于心不忍?”

 

还是我们难于坦诚。

 

 

 

——————————end——————————

评论
热度(11)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