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头七

cp:向荣x苏星柏

客串:laughing gor

故事背景:《潜行狙击》 《雷霆扫毒》

警告:人鬼

      无R17

      BE

 

向荣点燃了一根烟,靠在大门旁边的墙侧。

    楼道的灯坏了好久,社工也不管,忽明忽暗。烟从向荣的嘴里徐徐吐出,紧锁眉头,盯着水泥地面。

    整个空间里充斥着香烟和汗水混合的臭味。向荣刚刚在港口截获一艘毒品走私船。他为了这个案子在港口守了一周,没来得及回家洗澡。

    离laughing开枪打死苏星柏,也刚好一周。

    向荣掐灭了烟头,转身开门进了屋。

 

    卫生间里灌满了氤氲的热气。不是头七鬼魂都会回家,那你会不会回来呢。一把关掉了淋浴,略带怒气地走回卧室。或者说是懊悔。

    今晚是满月,只可惜被云层遮了去。向荣站在卧室窗前,嘴里叼着一根烟。他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叹息,却带着隐忍,不易察觉。转身掀了被子上床睡觉。

 

    ***

    “如果我们不是警察也不是黑道坐馆,那么障碍或许会少一点。”未来应该会更明亮一点。苏星柏侧身躺在床上,他没有说出后半句话。

    “哪有那么多如果,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回来就没有向sir和co哥的差别。”向荣也侧身,从后面环住苏星柏的腰。闭着眼,头贴着头。

 

    ***

    “为什么要出卖我?公职?钱?还是梁笑棠?”苏星柏因为愤怒而颤抖着,不住地往后退。

    向荣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仇恨与愤怒。

    “对不起。”他沉默了很久,却最终只有三个字。

    “嘭”

    “嘭”

    “嘭”

    梁笑棠站在向荣的身后。

    他的面前是向荣,他的身后是海。

似乎两种选择都没有退路。苏星柏一直在笑。

向荣自己也不知道他发红的双眼挤出了一滴滴眼泪。

苏星柏掉进了身后的海里。

 

向荣在半夜醒来,瞪大眼看着天花板,满头的汗。

“向sir是做了噩梦吗?”声音从窗边响起。

“谁?”向荣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向sir,这才七天就记不得我了?”这是苏星柏的声音。

向荣的瞳孔逐渐放大,夹杂怀疑,略带思念。

然后语气骤降,“你真的回来了,为什么?”

“这有我苏星柏放不下的人,当然要回来了。”他的语气里带着嘲弄。

“Michael...”向荣的语气软了下来,连带着连头也一起垂了下来。

“向sir这是在自责?自责当初出卖我?”

向荣一惊,又抬起头,苏星柏的样子在他眼前越来越清晰,“Michael,我也是迫不得已。”

“这么说怪不得向sir咯?是我苏星柏命浅。”苏星柏的语气很明显。

向荣怎么会不知道。

“我不愿你坐牢,laughing说如果我愿意说出你手里现在正在做的违法交易,他可以放你一马,你也不用坐牢。只是,只是我没想到,没想到梁笑棠那个出尔反尔的人...”他没有再说下去。

苏星柏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沉重的呼吸,听得一清二楚。

“阿荣。”苏星柏喜欢这样叫他。

因为回来了就没有向sir和co哥的差别。

向荣抬头的时候,苏星柏正朝他走过来。

向荣不怕鬼,因为他根本不相信有鬼。但是向荣相信苏星柏。

苏星柏凑到了向荣的面前。

向荣看着他闭上了眼。

向荣听见他说“闭眼”。

向荣闭上了眼。

 

漫长的一分钟。

 

向荣睁开眼时,他没再看见苏星柏。窗外透进一线线黎明的微光。

 

*** 

苏星柏把手肘撑在床上支起身来,刚洗完的湿漉漉的头靠近向荣的脸,眼带笑意地看了向荣一眼后,闭上了眼。

“闭上眼。”向荣很听他的话。

接着是苏星柏湿热的嘴唇贴上他干裂的嘴唇。

 

 

———————————end——————————————

评论
热度(7)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