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论power哥的智商到底高不高(方姚)

论power哥的智商到底高不高

cp:方自力×姚月山

客串:阮小吉

故事背景:《好心作怪》

******************************************************************

    姚月山又被放了鸽子。

    天公不肯可怜他,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明明和小吉约好今天来离岛骑车,怎么还不到。”他站在码头边,自行车靠着围栏。

    他不敢走远,怕小吉来了不见他的人又会走掉。

   “不要这样吧,上次也是,这次又来。”九月十月的天气不算冷,但下起雨的时候让人像没事人一样说还好也很勉强。

姚月山其实已经知道小吉不会来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她一定又在忙着手里的工作,忘了这个约会的。

开渡船的老人送来了最后一批上岛的人,离开了。

今晚注定是一个人遵守的约定。

姚月山挪动了位置,靠着围栏,双腿来来回回晃动,缓解疲惫。

裤袋开始震动,姚月山的眼里出现一点点光亮,手忙脚乱地摸出了里面的手机,这才发现已经有好几个未接来电。他小小兴奋,同时又懊悔自己为何没有感觉到。

不是他期待的人。

“喂,方先生。”他有些无力。

“你在哪?打你家里没人听。”那头带着疲惫的声音无时无刻牵扯他的神经。

“我在外面不在家。方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家的电话?”疑惑的语气。

“呃,你有在员工资料里登记嘛。”他找了个理由胡乱搪塞了过去。他是不会告诉他号码是从唐善知那里要来的。

 

几天前方自力就听姚月山提过今天会约小吉去离岛骑车,还拖自己帮忙说服小吉,虽然满心不快,但也不能表达出来啊,也就答应了,并且也真和小吉通了电话劝她去。当时小吉在电话那头很神秘地笑了笑,然后爽快地答应了方自力的劝说,表示今天会赴约。只是没想到傍晚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打给方自力说自己突然有工作去不了了,转告月山一声。方自力还没问她为什么不自己说的时候那边就急忙挂掉了电话。

方自力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给姚月山打电话。

十分钟前,方自力在打给姚月山好几通电话未果后,犹豫着拨通了善知的电话,询问是否可以把月山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他,他找他有急事。来来回回方自力向他解释了好久,善知才半信半疑地把号码告诉他。只是还来不及高兴,打过去依然是无人接听。

他很生气姚月山不接他的电话,却又有隐隐的担心,决定再试最后一次。

他接了。

 

“......是吗....”姚月山在这个时候没什么心情和他瞎扯。

“这么晚了雨又下得这么大,你在外面做什么?”

“没什么,本来和小吉约好了来离岛骑车的,等到现在也没人。方先生你不用管我了,明天一早我会按时到公司上班的。”

“你别再等了,这么晚回来的船也没有了,在岛上找个地方将就着过一晚吧。”方自力很急躁,他希望这个衰仔不要这么傻。

“方先生你这么晚打来就是跟我说这个啊,行了你不用理我,早点休息,先这样,挂了。”

方自力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的人就挂掉了电话。

 

姚月山从来都不是个听话的人。雨没有要停的意思,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尽管他已经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就像很多小孩子,明明知道大人每一次承诺带他们去哪里玩都不会实现,可是他们也愿意选择相信。

小孩子是天真,成年人只被人说是愚钝。

 

方自力最终还是放心不下姚月山,他知道这是个不那么容易听人话的人。

当他驾着私人游艇到离岛码头的时候雨已经变小了很多。坐在地上缩成一团的背靠着围栏的姚月山从他上岸就进入他的视线,方自力没办法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他就知道这个衰仔不是个听话的人。他从来不听他的话。

姚月山隐隐约约听见了引擎的声音,抬眼就看见了方自力和他的私人游艇。

方自力没有急忙跑到他身边,他慢慢地撑开伞,慢慢地朝角落里的人走过去。他的动作连贯甚至略带优雅,唯独出卖他的,是他锁紧的眉头。

姚月山抬着头望着岸边的姿势让他身体更难受,他真是太累了,最后不得不再次把头垂进膝盖之间。

方自力承认在看见姚月山的时候他真的很想迅速的跑过去看看他怎么样了,是否难受得厉害,可是他又有些恶毒地觉得不甘心,冒着大雨在码头硬撑到现在为的是另一个人,何必那么紧张他?所以他克制着冲动把一切都变得慢条斯理。

这样至少也为了等他方自力而淋过一会儿雨。这样他才可以有更加合理的借口说服自己的大脑跟随自己的心。

 

方自力蹲在姚月山的身边,把手里的伞尽可能地偏向了坐在地上的人,好让细密如针的雨不再淋在他身上。或者扎在他心里。

“上一次也是在这里淋雨等小吉,没生病是你运气好,这次还要玩?这么自信自己身体好?”方自力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姚月山动了动,勉强抬头看着他,“是啊,本来很自信,不过现在好像都被打败了。”

他看见姚月山发白的嘴唇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他大概比他的预期更严重一点。

“你什么时候能吸取点教训,什么时候能听我话一点啊?”方自力满心焦急,说话的同时试过他发烫的额头,脸上的水珠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冷汗。

他开始后悔刚才没有立刻跑过来看看他的情况。在他面前从来都没有的自尊心又偏偏出现在刚才,见鬼。

“你别乱动,背你回家。”方自力费了好大劲才把姚月山放到背上勉强背着往游艇走去。

他本来打算把这个衰仔打横抱起来的,可是刚准备动手衰仔就推开他的手开口了,“这个姿势太娘了,背我。”浑身都嫌弃。

方自力没办法,看在他生病,成全他。心想下次一定给他个公主抱。

他们到姚月山家的时候快要天亮了,方自力的私人医生在接到电话后就赶来在楼下等着了。

方自力在姚月山衣服里摸出钥匙开了门,家里没人,漆黑一片。他和医生七手八脚地把姚月山放到了床上。

“方先生麻烦您去接点热水用毛巾给病人擦擦身体让他暖和一点,我给他量个体温打针。”

方自力连连答好,行动迅速。

 

太阳刚刚升起来的时候医生给姚月山开好了药,方自力正把被子给他压严。

“辛苦你了Dr.陈,你可以先回去了。”方自力僵硬地微笑着看着医生,弯腰道谢,满脸歉意。

“不辛苦,方先生没有事了的话我就先回去了。”Dr.陈的腰弯得比方自力更厉害,满脸堆笑,堆出一脸皱纹。

“出门帮我把门带上就可以了。”方自力还是一脸笑意。

Dr.陈出门的时候再次往卧房看了一眼。对于刚才方先生僵硬的笑他还是心有余悸。可能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到,他安慰自己。

 

方自力拿出手机,犹豫了很久,还是拨通了电话,只是转到了语音信箱。

“小吉,我是方自力,月山生病了,挺严重的,你如果听到快点来他家看看他。还有,他...很想你。”挂断。

方自力转身看着床上脸色发白,夹杂病态的潮红的衰仔,皱了眉。

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快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了。其实根本就是行动跟随自己的心。

方自力弯着腰,他的脸和姚月山的脸靠得很近。

姚月山呼出的因为发烧而滚烫的气息扑在方自力脸上。

方自力轻轻的让自己的嘴唇触到姚月山的嘴唇。

姚月山干燥的嘴唇变得湿润,血色开始一点点回来。

方自力突然感觉到对方开始回应。连忙起身,吓了一跳。

躺在床上的人没有更多的反应,方自力才放了心。留下一张写着吃药时间的便条压在床头的玻璃杯下,犹犹豫豫地离开。

 

“小吉,我是方自力,月山生病了,挺严重的,你如果听到快点来他家看看他。还有,他...很想你。”

小吉坐在办公室里,听着方自力的留言满脸无奈。昨晚自己故意不去赴约,可是专门为方自力安排的好机会,这个傻佬,力至高的主席怎么智商这么不够用啊。

 

 

----------------------------end----------------------------

评论(4)
热度(14)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