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月圆日(中秋贺文)

                                            月圆日

CP:乔正初X张来富 向荣X苏星柏

故事背景:赌场风云 潜行狙击 雷霆扫毒

分级:PG

说明:我圈可是个热圈,怎么能没有中秋贺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师父...”

乔正初的左腿跪在张来富右腿侧的沙发上,整个人几乎压到张来富的身上,头抵在来富的肩头。

“阿富...只你对我是真心的...”乔正初埋在阿富的肩窝处吐着热气,夹杂着浓烈的酒精味。

“师父,你喝醉了...”阿富的脸涨得通红,他想把乔正初推起来,可是他又不忍心。

乔正初总算抬起了头,迷迷糊糊地盯着阿富的眼睛和他皱成一团的眉毛,突然笑起来。

今晚的梭哈大赛乔正初赢了,各路相熟的不相熟的朋友都端着酒杯找他庆祝。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人缘的,直到他去厕所时听见门外的人在议论说自己的老板决定给他升职,将菲律宾这边的赌场都交由他手管理的时候,他才知道那些几百几千年前的哲学家们所说的“人是利己的”这句话是多么的正确。

“只有你是真心的,阿富...”原本搭在沙发上的手扶在了阿富的脸上,“你会跟我一辈子的对吧?”

阿富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乔正初。

脆弱。

不安。

暧昧。

“嗯...”阿富紧闭着嘴巴从嗓子里挤出一个字来,却又突然认真地盯着乔正初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出口,“我会一直支持师父帮助师父的。”

乔正初一口咬在阿富裸露的脖颈上。

他感受得到阿富的慌乱。

“师父,我...”阿富看着抬起头来的乔正初,眼里写满内疚。

乔正初冲着他笑笑,“没事,早点休息了。”

******

屋里的灯光昏暗,向荣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那个后生仔左手拿着甜筒,右手勾在自己肩膀上,笑的灿烂。

他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把照片翻到了背面。

“师父同阿富。2007.中秋”

******

“阿富,跟我到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好不好?”乔正初拉着阿富的手,说着这话的时候硬是挤出了笑。不过用力太大,眼泪也一滴一滴跟着落下来。

“师父...”

阿富没来得及给乔正初答案,再回过神时,乔正初已经随着警察局的车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

“乔生,你要我找的人找到了。”男人坐在他的对面,听见他的回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拿了桌上的钱就礼貌的道别起身离开了。在上车之前,他又一次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往那位乔生望去。

尽管这是个刚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不久的人,可是他也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

每一次接触都带着得体的微笑,见面的地方也都是安静的西餐厅,还有他开出的价钱也让自己十分满意。

他觉得他注定不会过下层人的生活。

******

“话说回来,gordon,你原来到底是做什么职业的啊?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坐在他对面的人总是让向荣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后生仔。

“没什么啊,都是些零工嘛,没什么值得说的。”向荣朝对面的人笑了笑,“还是说说你吧,中秋节不回家陪家里人和女朋友,跑来我这里干什么?”

“喂,我可是舍身陪你啊!想着你一个人嘛,家都不回,就来找你了。”年轻人声音分贝增加,睁大了眼睛看着向荣。

向荣脸上的笑容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单薄无力。

“sorry,我不是故意的。”他抱歉地笑笑。

“没事。”向荣摇了摇头。

******

“你要找的那个人现在在香港,这里是详细资料。”

乔正初手里拿着的就是那份详细资料。

“姓名:苏星柏。”

他一项一项地往下看。

“曾用身份:张来富。”

乔正初攥着纸张的手越来越紧。

“现为义丰坐馆。”

后面的内容乔正初没再看下去,他把资料胡乱地塞进公文包里就去了机场。

******

“苏星柏?”堂里很黑,向荣几乎看不清对面坐着的人。

“你是...?”苏星柏在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有数了。

“向荣。NB高级督察。”

向荣听见苏星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他就站在了离自己只有不到一米的面前。

“向sir?”苏星柏看着面前的人,玩味的笑意愈发浓厚。

“不好意思,我想到警局还有工作未完,先走了。”

向荣落荒而逃。

“师父...”

苏星柏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就知道他不会回头,所以他也不必再作苏星柏的样子。

而是阿富的样子。

******

向荣总算把韦世乐给打发走了——在他再三保证自己一个人并不会有什么问题以后。

他提着几个豆沙馅的月饼还有酒出了门。

车子在陵园停下了,向荣提着东西下了车。

向荣抬头望了望天,今晚天气很好,云层薄,明晃晃的满月就挂在他的头顶。

绕了几个圈子向荣到了目的地。他蹲在墓前,把口袋里的月饼一个个拿出来摆好,再给酒杯里倒上酒。

他面无表情,抬头看着墓碑上“苏星柏”这三个字时才有了一点温柔的笑。

******

“gordon,梁笑棠开枪杀了Michael。”

韦世乐知道消息以后一刻不停地跑到了向荣的办公室。

他没有看到向荣如自己预想之中那样发狂,他反而把埋着的头抬起来后就一直盯着自己办公桌上的相框。

韦世乐往前挪了挪,看清了照片上的内容。

“阿富是我最好的徒弟。”

向荣抬头盯着韦世乐,双眼发红。

******

向荣抬起手抚摸着墓碑上刻着的字,像是在抚摸一个人的脸。

“中秋快乐,阿富。”

向荣说。

【END】

评论
热度(14)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