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身不由己

6.

“所有人员等候命令。”

这次最后的抓捕行动上头调来了大部分可调动警力,全副武装分散在周围待命。

“头儿,O记那个潘sir刚才那语气就是要我们NB的兄弟都听候他的安排嘛,我们不会真的听他的吧?”志成的背抵着集装箱,压低了声音问身旁的向荣。

“我们NB和他们O记虽然表面上的目的不同,他们要人,我们要货,但是根本上还是一样的。贩毒这个瘤绝不能在香港越长越大。”向荣朝集装箱后面环视一番,接着说,“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完成我们的任务。”

 

天色越来越黑,这个季节夜晚的海边天气开始变凉。向荣看了看表,时针指着“10”的位置。

“向sir。”

向荣转头就看见潘学礼猫腰站在身后。

“你们的情报到底准不准确?这个时候了还没有动静。”潘学礼的声音里透露着急躁。向荣知道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完成这单案子回去论功领赏。

向荣也直了直腰,“潘sir,多点耐心吧,像你这样的心态是抓不到人的。”

借着月光,向荣看见对面的人的脸色明显变了变,就不再说话,转身继续盯着码头。

潘学礼生气却又自知理亏,回了自己的位置耐着心等待。

 

海面上传来发动机的声音,随后逐渐变得清晰,向荣匆匆看了一眼表,快要到十二点。看来他们的接货时间是凌晨。

向荣把耳机塞紧在耳朵里,拉了枪栓。

耳机里传来潘sir的声音,“所有人,stand by。”

即使是在黑夜里,隔着数十米距离,向荣仍然一眼看出了不对劲。

“潘sir,先不要行动,有问题!”向荣神经紧绷,却仍旧尽力压住了声音,“这艘船太小,根本装不下那么多的毒品,而且船上只有一个人。”

船上的人拴住船上了岸,向荣没有听到希望得到的回答,“所有人,行动!”

 

“不许动,警察!”

刚刚上岸的中年男人惊慌失措地站在原地,手慢慢举在头顶。

“阿sir,行行好,我也是迫不得已,要赚钱给我老婆治病啊!”男人看着两名警察给自己拷上手铐,声音发抖。

向荣站在岸边,看着阿鬼和志成把船上的编织袋提上岸打开。

“头儿,全是海鲜。”阿鬼看着向荣,不敢再说话。

向荣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朝着潘学礼走过去。

“潘sir,没有货。我们的行动提前暴露了。”

潘学礼皱着眉看着向荣,转身跑到岸边,浓烈的变质海鲜味扑鼻而来。他转身瞪着那个人径直走过去,眼里就要飞出刀来。

“货呢!”

男人的双臂被压着,直不起背来,只能吃力地仰着脖子看着潘学礼。“阿,阿sir,货都在这儿了,我也是第一次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保证不再做了阿sir!”

“不要同我装傻。”恶狠狠的声音从潘学礼的嗓子里发出来的同时,上膛的手枪已经抵在了男人的额头上。

“潘sir!”周围的人都傻了眼,谁也没料到潘学礼会有这样的举动。被枪抵着的男人此时也早已软了腿,跪在地上。

“潘sir,带回去审,还有用。”向荣缓缓伸手,拦下了潘学礼持枪的手。

潘学礼斜眼瞟了瞟向荣,把手枪重新别回腰间,说道,“不用向sir提醒。收队。”

 

“看样子潘sir肯定气的够呛,明明完成了这单案子他就可以升职了。”返回的车内气氛沉闷得吓人,有富斟酌了好久才开了口。

向荣没有说话,反而看向开车的阿鬼,“阿鬼,你话他们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我话?”阿鬼诧异地看了眼向荣,“我也不知道啊,会不会是那天happy sir被发现了?”

向荣摇摇头,把视线收回来,“不会,如果那天阿乐被发现了,他们肯定不会放他走。”

路灯在车窗外不断倒退,连成一道道光线。

“会不会,有人通风报信?”向荣手托着下巴,眉头紧皱。

车子忽然急刹停下,几个人身子猛地倒向前面。一旁的大货车继续往他们的反方向开走了。

“喂你搞什么啊!阿鬼!”有富揉着撞上前座的头,朝着阿鬼抱怨。

“你没事吧?”向荣喘着气看向阿鬼。

“没事,刚才走神了。”阿鬼双手抓着方向盘,盯着前方。

“算了,你休息一会,我来开。”向荣推了推他,解了安全带下车换了个位置。




TBC

这章有点短,因为后面的跟这个分在一章让我很别扭(强迫症。

评论(2)
热度(7)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