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身不由己

8.

“菜洗好了吗?”许玮琛揭开盖子,氤氲的热气钻出来,许玮琛的整张脸都被包在里面。

“好了。”向荣手上滴着水,水龙头开着,水流源源不断地流到菜叶上,再顺着上面的纹路滑向水池。而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旁边朦朦胧胧的许玮琛的侧脸。

他突然想起明明主厨应该是自己,怎么反而这个后生仔做的像模像样了。

盖子被盖上,雾气散开,那人的脸有清晰起来,逐渐靠近向荣。

“怎么不关水,节约点嘛大佬。”许玮琛微微皱着眉抱怨,却又记起自己只是这间屋子的客人,这样的话并不合时宜。

向荣很容易地从身边人的话语里自顾自地捕捉到了一些他一直很想捕捉的东西。

于是他觉得这是一剂强心剂,就趁着这个劲一股脑说出来好了。

向荣总是一个擅长动手的行动派。

“阿琛啊。”他抓住了许玮琛正要端走洗菜篮的手。

许玮琛一惊,不知道是该把篮子放下还是把手抽开。

好在门铃响了。

“Gordon,有人来了。”许玮琛试着抽回手,可是这句话在向荣的耳朵里却还有另一番意思。

“没关系。”向荣微微皱眉,有些着急,“阿琛啊,我是想说...”

叮咚——门铃一刻也不停。

向荣紧抿双唇,眉心的“川”字越来越深,一动不动地盯着许玮琛的眼睛。

“Gordon,去开门。”向荣的劲太大,许玮琛觉得他再不松开自己的手就会断掉。

他把向荣的手指掰开,抽出了自己的手。向荣这才回过神,知道自己刚才的失态,看着许玮琛的眼神里有些内疚,“对不起,我先去开门。”

“头儿,可以开饭了吗!”门一打开,有富阿鬼还有韦世乐一帮人就挤了进来。

“没有,喝白开水。”想说的话没说出口,向荣心里难受,没好气地回答他们。

“头儿,你做什么这么凶啊。”有富躲在韦世乐后面嘟嘟囔囔。

“有吗?我一直都这样。”

向荣板着一张脸,转身要进厨房。撞上了正从里面出来的许玮琛。

 

“大家好,我是重案组的许玮琛。”

阿鬼侧着头在有富耳朵边低声说,“谁叫你按门铃的。”

有富看向韦世乐,满脸委屈。

“别看我,不关我事。”韦世乐挠了挠头,笑着对许玮琛点头。

“呃,菜都差不多了,煲的汤没好,再等等就可以开饭了。”许玮琛有些尴尬地笑笑,转身又回了厨房。

“喂,Gordon。”韦世乐看准时机,一把抓住了同样准备进厨房的向荣,“怎么样啊你们,没打扰你们做什么重要的事吧?”

向荣看着韦世乐还有他身后一帮兄弟佯装无事的表情,想起刚才在厨房的事,就感觉自己气不打一处来。

“还想吃饭就给我去客厅乖乖等。”向荣沉着脸说。

韦世乐讪讪地收了手,朝着向荣的后背做了个鬼脸。

“happy哥哥!”洋洋在屋里听见了外面的声音,开门跑了出来,一头扎进韦世乐的怀里。

“洋洋!”韦世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条件反射地伸手抱住了扑过来的小小的身影,在他脑袋上一阵乱揉。

“happy哥哥,我好想你啊。”洋洋仰着头,看着韦世乐。

“是吗,其实happy哥哥也很想你哦!”韦世乐蹲下来,搂住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朝着身后的厨房看了一眼,回过头把洋洋拉近了一些。

“洋洋啊,哥哥问你个问题,你告诉哥哥但不要告诉你daddy好不好啊?”韦世乐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块巧克力,递给洋洋,“有奖励哦。”

“好啊。”洋洋点点头。

“真乖。”韦世乐揉了揉他的脑袋,然后压低了声音,“现在在厨房里的那个哥哥,是跟你daddy一起回来的是不是啊?”

“你说阿琛哥哥吗,他同我daddy一起回来的,还有好多好多的菜。”洋洋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好多好多的菜大概有多少,“就像这样两大包。”

“你叫他阿琛哥哥吗?”

“是呀,daddy同我讲,要叫阿琛哥哥。”

“好,哥哥知道了,谢谢洋洋哦,这里还有块巧克力,一起给你啦!”韦世乐又塞了块巧克力给洋洋,“记住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谁都不许告诉哦。”

“知道!”洋洋剥开巧克力咬下一块,含含糊糊地回答。

 

向荣和许玮琛再进了厨房以后就再没说过话,只是相互配合着做饭。向荣需要哪几样菜许玮琛知道,许玮琛缺什么调料向荣也知道。

“为什么他们都不说话啊?”有富猫着腰躲在门外看着里面的情况。

“我怎么知啊,还不是你,就不该按门铃的。”阿鬼敲了敲有富的头。

“为什么都怪我,你们不是也在吗!”有富着急,声音自然就提高了。

“你们小声点啦,别让头儿听到了。”志成往前面两人的脑袋上各拍了一掌。

“已经听到了。”向荣手里端着盘子,站在他们面前。

“头,头儿。”三个人你推我挤,贴着墙不敢看向荣。




TBC

评论(4)
热度(4)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