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身不由己

11.

许玮琛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向荣已经等在门外了,就像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想要逃避。

“走啊,我问过爆呔了,他说你今晚应该是没什么事的。”向荣笑着迎上来。

许玮琛抿着嘴点点头,“走吧。”

 

“这家的烧味很好吃,你多吃点。”向荣把桌上的碗和盘子都往边上挪了挪,让最后来的一盘能放得下。

许玮琛嘴里塞满了菜,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向荣坐在对面,听见他答话,就抬起头看着他。头顶的灯很暗,可是许玮琛也感受得到向荣注视的目光,他觉得自己的脸在烧,默默地在心里谢谢了一下这阻碍视线的光线。

“最近太忙了,”向荣笑着低下头夹菜,“不然我就在家里亲自下厨了。”

他先往许玮琛的碗里夹了一块烧鹅,才又给自己夹了一块。“上次说来,反到好像都是你在做,说好我做的。”

他笑起来,看着对面的许玮琛,他也在笑。

向荣的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其他的事情。其实到现在,他一直很惊讶那天后来的时候,对面这个看起来隐忍又自制的年轻人会那么主动。

像是知道男人在想些什么,或者仅仅是因为他满含感情的眼神让他不知所措,向荣回过神来是因为许玮琛“嘭”地一声放碗的声音。

他抬头看他,即使在光线不那么好的情况下,向荣也能看出来许玮琛的脸有多红,他虽然皱着眉,但向荣知道那不是生气,至少不是真的生气。

向荣低头抿了抿嘴,笑意还是从他的眼角流出来,他想还好许玮琛没看到。

“对不起。”向荣没头没尾地冒了一句话,但他依然看着许玮琛笑,对方诧异的表情自然也尽收眼底。

向荣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连笑也没有了,“对不起,那天我太冲动了,希望许sir不要介意。”

许玮琛愣住了,看着向荣的眼睛现在不知道应该转向哪里。他不知道向荣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至少他不应该这么说不是吗,不必为本来就没有的事道歉。

但这确实像是向荣会做的事,许玮琛又想了想,这么正经的人的确会说这样的话。

他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再迎上向荣的目光,这应该花费了许玮琛不少的勇气。

“Gor...向sir,你不需要道歉,”许玮琛不知道该不该叫他gordon,“你并没有错。”

向荣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像是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我的意思是,”许玮琛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冒汗,“我没有不愿意。”

向荣眯了眯眼。他没有想到他会得到这个答案,他以为这个后生仔说不出这样能够明显地表达自己想法的话,他很像自己,向荣一直都这么觉得。

对面的人说完话眉头越皱越紧,垂着头像是懊恼又无措。他的手放在桌下向荣看不到的地方,但是他能想象得到它们正因为紧张而交叉紧握。

向荣快憋不住笑了。“老板,买单。”他朝着店内喊,从上衣内袋里掏出钱包。

“走吧。”向荣把零钱放回钱包里,站起身朝许玮琛笑了笑。

 

“向sir,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的。”许玮琛努力让自己笑起来,看上去和平常的自己尽量没有差别。

向荣站在驾驶座门外准备开门,听见许玮琛的话,停下了动作看着许玮琛笑起来。“上车。”许玮琛看着他走过来打开了车门。

从向荣说出那些话到现在,他途中做的所有事以及表现出的所有态度都让许玮琛摸不着头脑。可是他做的又出乎意料地都听从着向荣的安排。就像现在他又停了他的话坐进了副驾驶。

 

许玮琛侧着头看向窗外,像是等待着视野里的一切都向后倒退直到再也看不到。但是它们没有按照许玮琛的想象发展,钥匙悬在方向盘下面摇摇晃晃,但是向荣并没有发动车子。

当他意识到他们就这么尴尬地坐在车里时就奇怪地看向了向荣,只是对方也正好在看他,那样子不像是碰巧的对视,更像是向荣在刻意等待许玮琛转头。等待他发现什么。

许玮琛仔仔细细地回想了那天的事情,他得到的结论是认真的向sir这次或许只是认真地玩一玩,而到了这种地步又不知怎么开口拒绝,所以也就拉低姿态道个歉,等着自己主动离开。尽管他心里还对那天向荣体贴的拒绝存有一点疑惑,但他现在也已经足够平静,做警察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可是大忌。

“向sir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他维持着标准的笑容看向向荣,就像等待上级的任务指示。

向荣愣了一下,许玮琛的态度让他紧张起来,他不擅长恶作剧,甚至玩笑也开的少。但是那天有富说他不要总那么正经,应该学着多些幽默。

“阿琛啊。”向荣清了清嗓子,心想这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有富,况且对方还是个和自己几乎一样性格的人。

维持一个姿势太久,向荣觉得自己的脖子已经不太像自己的了,索性就侧了身坐在座椅上,正对着旁边的许玮琛。

“对不起。”向荣看向许玮琛的眼睛满怀歉意。

又是对不起,这个人怎么总是说对不起。许玮琛有些生气,他根本不知道有什么需要说对不起的。

“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向荣抱歉地笑笑。“没想到你当真了。”也没想到你会说出那样的话。

向荣看着许玮琛,他整张脸都涨的通红,向荣甚至不能准确地判断出他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其他的。

他替他开了些窗,新鲜的空气从那里争先恐后地钻进来。

 

许玮琛还在消化向荣的话,刚开始的时候他又羞又恼,这个人竟然开了个玩笑。但是几分钟以后他又觉得庆幸,还好这是个玩笑。

许玮琛每次想到向荣,都觉得他们两个人很像,一样正经又反应慢,但是他似乎比自己还要更不会开玩笑,更认真。相似的人惺惺相惜很正常,但是许玮琛不确定,觉得自己对他不只是这样简单的感情,或是对方的做法让自己产生了误解。他犹豫着又有些不知所措。所以那天向荣的主动几乎是他的定心丸,自己的情感没有判断错误,更不是一厢情愿,这样一来,他就想要把自己能给他的都给他。虽然向荣拒绝了,但是他明白,向荣也相信他明白。

 

“阿琛啊...”向荣犹犹豫豫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许玮琛回过神,向荣正朝他倾着身子,担心地注视着。

许玮琛努力地瞪大眼睛看向向荣,在眼睛酸得就要流出泪来的时候扑了过去吻上向荣的嘴唇。

他一点技巧也没有,就在向荣的嘴唇上蹭来蹭去,或者咬上一口。向荣闭上了眼睛捏住了他的后颈掌握主动权,却又在尝到一丝咸味的时候惊慌地睁开了眼睛。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许玮琛就慌乱地吻上他的眼皮,迫使着他闭眼。

向荣的手不断在许玮琛的背上缓缓轻抚,像是在安慰。他抑制着口腔里许玮琛着急而没有章法的进攻,让他逐渐按照自己的速度安静下来,不再像一只急躁的小狼。

他知道许玮琛这样反常的原因,只是他不说,他也不会戳穿。学着他的方法回应他,他也一样爱他就可以了。

 

“你开玩笑真的很不好玩。”许玮琛跨坐在向荣的腿上,和他头抵着头。

“那我以后还是不开玩笑了。”向荣搂着他的腰,闭着眼笑。

“嗯。”许玮琛也笑出声,睁眼看着下面向荣笑得抿成一条线的嘴。

“你想我们就这么坐着过一夜吗?”向荣抓着许玮琛的腰,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一些看着他。

“为什么不可以?我还没尝试过。”许玮琛朝向荣挑眉。

向荣眯着眼看着许玮琛,勾了勾一边的嘴角,“你就不想回家?”

许玮琛瞬间红了脸,却又不甘示弱地扬了扬脸,“不着急啊。”

“真不着急啊,”向荣憋着笑,两只手搂着许玮琛,朝自己一用力,他们的身体就隔着衣物贴在一起。

“那就这么坐着好了。”向荣把身子向下挪了挪,还伸手调了调座椅,像是在寻找更舒服的位置好让自己能像这样坐一晚上。

但许玮琛知道他是故意的,因为这样一来他的整个身子都依靠地趴在向荣的身上。

向荣抬了抬屁股,看着许玮琛恶狠狠的目光,歉意似的笑笑,“有些不舒服。”

刚才那处硬得发烫的东西就隔着两层牛仔裤撞在许玮琛同样的地方。向荣一定是故意的。

“阿琛啊,你看起来好像很不舒服。”向荣看着许玮琛笑意明显。

“...开车吧。”许玮琛躲过向荣灼热的眼神,翻身坐回副驾驶,皱着眉死死盯着前面的路。

向荣笑得开心,发动了车子,“看来我还是个好学生的,有富说的对。”




TBC

这一章略长...而且ooc.......我写不下去了....= =因为只要一进行剧情啊破案啊就出bug....快哭了 那就好好谈恋爱吧(手动再见)

评论(3)
热度(9)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