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3bo】Do Not Deceive Me


分级:R
警告:OOC BE
CP:卓凯×卓彧 向荣×卓彧
说明:这是很久以前的文了,昨晚改了下标题,然后刚才发现被屏蔽了,重发试试

昏暗的酒窖里,卓彧冷着脸紧紧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继而却又一瞬间放松下来,盯着对方的双眼黯淡下来,满脸疲惫。
对面的男人将卓彧在见到自己的这几分钟里所有的表情变换观察的一清二楚。自始自终都保持着适度的微笑。
就好像对面的卓彧也在冲他笑。
卓凯有些恍惚,眼前卓彧的脸开始变得模糊,可是脑子里他的样子却又清楚无比。
“卓sir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卓凯闻声再看向卓彧的时候,他又是平日里电视上见到的卓彧,一百分的自信,就是方才刚见到卓凯时一脸的自我放弃的疲惫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那种自信。
卓凯眯了眯眼。
“卓生你这么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我的来意?”他依旧是一脸标准的微笑。
“卓sir就别笑我了。”卓彧用拇指描画着金币上的“W”字母。
卓凯闻声轻笑出了声,随即又恢复了客气的笑,“你一定知道的。”
卓彧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苦苦撑住的笑也开始褪去。满眼冰冷。
卓凯全都看在眼里。包括他嘴里咬紧的牙,他也能猜到。

“停手吧。”卓凯看着对面的人很久,冒出这句话。
始料不及。
卓彧紧绷的脸略微放松,从鼻腔里发出的笑。
这大概是卓凯预料之中的事。
“我有做过什么需要停止的事?”他反问。
卓凯舔了舔嘴唇,喉结动了动,什么声音也没出。他略微低了低头,眉头在不经意间皱了皱。
卓彧的目光一直都追随着他。
这样看来也并不像。他想。
“你一直都在做快要越界的事。”
越界?什么意义的越界?
卓彧一直紧咬着下嘴唇可是又连眉头也没有皱。

******
“为了我,能不能不要再做越界的事?”黑暗的卧室里身后的人和卓彧紧紧贴在一起,伏在他的耳朵边抑着声音说着话。
******
“就当为了他。”
卓彧无意识的沉默换来卓凯这句话。他回过神来看向卓凯时,后者的神情居然让他害怕。
绝望还有悲伤。
******
这样看来也并不像。
******
“好。”
可能卓彧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然后他看见对面的人整个身子都僵住,捏着红酒杯的手慢慢用力。
卓凯放松下来,一直在笑。
卓彧甚至觉得他的眼睛里也满是笑意。
这个时候的卓凯,面部柔和得不是他。
他以前一直觉得酒窖里的昏暗让他在应对竞争对手时能轻松。
可是今天他却怀疑这根本恰恰相反。
现在卓彧只想快点逃出去。
压抑。沉闷。局促。
暧昧。

卓彧应该猜中了吧。

卓凯将他的双手反剪,整个上半身被压在面前的长桌上,右侧脸被压的生疼。
他和商业竞争对手每次勾心斗角的长长的酒桌。
“他呢?”卓凯空余的左手附上卓彧的耳朵,不轻不重地揉捏,然后取下了耳垂上闪光的耳钉。
他看见卓彧的耳朵逐渐染上红色。
“什么。”卓彧觉得他的嗓子已经哑了。
耳朵上的左手停下来,也没有任何话。
良久。
“向荣。”站着的人最终开了口。
卓凯还是看见卓彧原本紧闭的双眼缓慢睁开。嘴唇嚅了嚅,出了声。
“没有过,他不一样,”卓彧并不知道他想问些什么,猜测着回答,“和你。”
他在最后加上的这两个字让他听见了身后那个人突然加重的呼吸声。
然后放在自己耳朵上的那只手移向了自己的领带。
然后是外西装。
衬衣。
裤子。

卓彧的呼吸急促。

其实卓凯也不知道他最后的这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只是冲动。
冲动地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向去想。
他害怕知道真正的含义从卓彧嘴里说出来。是害怕。
卓彧感觉到了身后人手上动作的停顿,睁开眼费力的看向后方的卓凯。
满眼挫败。
卓彧又闭上了眼,咽了一口唾液。
“凯。”声音嘶哑得不成样子。
卓凯一惊。眼睛酸胀。却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那两个字的真正含义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卓凯看着伏在桌子上的卓彧,左手开始在他的身上游走。
他觉得他的心脏跳得厉害。

一直被反剪双手的卓彧在余韵还未结束的时候被卓凯松开,扳住肩膀转向卓凯,重新站直起来。
卓彧感觉到卓凯长着茧的手在自己的背部和臀部摩挲。
他紧闭着眼,眉头紧皱。卓凯炽热的目光被他隔绝在视线以外。
撑在桌上的双手被卓凯拿起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卓彧觉得双腿发软,直往下滑。
然后有两只手及时抓住了他的大腿,把他往地上去的身体捞了上来,放在长桌上。
一面炽热,一面冰冷。他从嗓子里呻吟出声。
卓凯很喜欢这样的卓彧。
在他面前变成这样的卓彧。

整间酒窖里都充斥着酒香的味道。在这之前。
卓彧软软地趴在卓凯的肩上,眯着眼满脸潮红地喘着气。
卓凯把他搂得很紧,闭着眼亲吻着卓彧的耳垂。闪光的耳钉和那枚金币还放在桌子上。
“真的吗?”他对着伏在肩上的人的耳朵吹气。
“嗯?”卓彧什么力气也没有。
卓凯轻抚着他的背,一点一点描着他突出的脊柱。却让卓彧呼吸更难过。
“不要骗我。”
像一阵风那样轻。
也还是让卓彧僵住了身子。
双方的身体紧贴,他的一举一动卓凯都感受得深切。
背对着卓彧的脸自嘲似的抽动了嘴角。
“没骗过你。”
背对着卓凯的脸也在笑。

******
“Gordon...”卓彧整个人都被向荣放在长桌上躺着,只有小腿以下还掉在桌子边缘,全身赤裸地面对着双手撑在他身体两侧的衣衫整齐的向荣,两只手紧压着桌面。
撑着桌子的一只手又附在卓彧身上不停地抚摸,向荣的眼睛死死盯着正艰难抬头看向他的卓彧的眼睛。
卓彧却一点也不害怕。他看不见向荣眼里有一点点的对于他的威胁。
还是向荣伪装得太好。
卓彧并不介意。
只要是他就好。
向荣的手遇上了卓彧的大腿根部,反复摩挲,然后缓缓说着“不要骗我,Damon。”声音沙哑压抑。
“我永远不会骗你,”卓彧浑身难受,“Gordon...”
向荣的手却又伸向卓彧的双臂,稍一用力便将卓彧拉起身坐在桌上,双手绕到卓彧的背部,食指把脊椎的每一个分节都摸得清清楚楚。
然后再听见卓彧压抑的从嗓子里发出的呻吟。
******

“Gordon...”
卓凯苦笑一声,“你真的没有骗我。”
卓彧感觉到背部抵上了坚硬的冰冷的东西。
卓凯的手指动了动。
两人的身体都僵在了那时候。

卓彧听见卓凯说了话,“我们终于成为了一个人。”
卓彧挂在卓凯脖子上的手愈发无力,顺着卓凯的手臂滑下来,打翻了桌边的红酒杯。

肢体相互缠绕,四周洒满红色液体。

END

评论(4)
热度(7)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