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碗瘦肉粥

查看个人介绍

【傅余】迷境

原剧:余罪

配对:傅国生×余罪

分级:G

简介:活在梦里还是活在现实?

说明:写到最后自己也晕了,不好意思(。


余罪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挨了一枪。

他抬头的时候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身边的马路上离开。靠近自己一侧的车窗开着,开枪的人大概就坐在那辆车上,但是余罪看不见里面的人。那就像一辆无人驾驶的空车。


他好不容易才从梦里醒过来。傅国生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沏茶,慢悠悠地抬头看着他笑。

“笑屁呀,大早上的一声不吭地坐那儿,吓我一跳。”余罪挪着屁股坐到床边,给了傅国生一个白眼。

“看样子你伤好得差不多了。”

傅国生低着头专心沏茶,但余罪听得出他在笑。

“我余天龙什么事儿没干过,这屁大点儿的伤能把我怎么着啊。”余罪站在茶几边上,端起一杯茶仰头就进了嘴里。

“哎呀,你着什么急啊,上等的大红袍要慢慢品嘛。”傅国生拿着余罪递过来的空茶杯抱怨。

“渴死我了,再给我来一杯。”余罪朝着傅国生招手,皱着眉催促他。

“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傅国生给了他另一杯茶。

余罪朝他摆摆手,仰着头喝完就把茶杯往他手里塞,“你这性子怎么慢成这样。”


四周一片黑暗,余罪什么也看不见。

铁棍抡在他肩颈上的时候他根本躲不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大,可他却没感觉到有人靠近。他翻了个身仰躺在地上,一只手从裤兜里摸出打火机打燃看着四周,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脖子。他侧着头看见对面走来一个人,披散着头发靠近他,却看不见他的脸。


傅国生找来的时候余罪浑身是血,躺在草丛里不知是死是活。

“扶他上车。”傅国生盯着余罪,身旁的手下迟迟不敢动作。

他看着一群人把余罪往车上抬,末了抓住了跟在最后的焦涛,“老规矩处理。”

隔天郑潮就上门拜访,说是以前有对不住小二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傅国生坐在办公桌前拿着一串玛瑙珠子擦了又擦,头也不太地答一句:以后叫二哥。

“我那天好像做梦了。”余罪坐在餐桌上,突然想起了那晚不知道是现实还是梦境的人影。

傅国生吃了一口菜,“这几天给你放假,好好睡一觉。”


余罪坐在审讯室里等着人来做笔录。凌晨他从夜总会出来的时候跟不知哪儿来的混混干了一架,周围的人报了警,老许怕暴露了他的身份只得一起带回来做口供。

出门的时候他浑身酸痛,困得想死,迎面就撞上了人。

这和他前几个梦里的人影重合。

“老傅?你不会是专程来给我接风洗尘吧?”余罪一脸坏笑,虚着眼瞧他。

傅国生站在他面前,一句话不说。

“诶,焦涛怎么没跟你一起啊?”

余罪正朝傅国生的身后张望,眼前就出现一把黑色的手枪。他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子弹就从深邃的弹道里射出来,直穿他的脑门。



“儿子,儿子?”

“啊?”余罪猛地睁眼,对面的镜子映着明晃晃的太阳光。

“起来吃饭了,做的都是你喜欢的菜。”余满堂一边笑一边往外走,“快点啊,菜都凉了。”

他从枕头底下翻出来手机,有一条未读短信,许平秋发来的。

“已执行。”


“诶,你抓的那个罪犯,那个什么,傅国生,怎么样了,判刑了没有?”余满堂包着满嘴的饭菜,模模糊糊地开口。

余罪一愣,伸过去夹菜的手又缩回来,“啊,判了,死刑,今天上午行刑了。”

“判的好,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给他命都是浪费。”余满堂朝余罪的碗里夹了块肉,“多吃点,工作那么辛苦,身体要养好了。”

“嗯。”余罪笑笑,垂头扒饭。


“死有余辜,活有余罪。”傅国生坐在余罪的对面看着他笑。

余罪盯着他的眼睛,最后也笑起来,“你是说我呢,还是说你自己?”

还是我们。


END



另:种种原因今天才补完第二季,全程都感叹张一山演技去了,完全没注意这对,直到最后一集的最后一点,老傅握着余罪的手安慰他那一段,简直就是一把扎向我的毒针QAQ然后就想撸文了(。

最后,为何我萌的总是冷cp,总是冷cp,总是冷cp???

评论(12)
热度(28)
 
©喝碗瘦肉粥 | Powered by LOFTER